当前位置: 首页 > 教师博客 > 教育改革不能成为孤岛,校长们如何“暗渡陈仓”?

教育改革不能成为孤岛,校长们如何“暗渡陈仓”?

2016年01月13日 20:48:26 访问量:219
编者按
我们都知道,北京有一所十一学校,更有一位传奇校长李希贵,似乎十一学校的每次改革都会引来教育界的巨大反响,那么问题来了,为什么总是十一?他们为什么能够成功?显然,这些问题值得所有的校长反思。

而与此同时,同样醉心于脚踏实地实施教育改革的一位校长提出了自己对改革的思考:中国的校长最缺的是改革的胆略。可是校长改革的胆略去哪儿了呢?


中国的校长最缺什么?改革的胆略。校长缺乏改革的胆略,学校就缺乏自下而上的改革文化。没有改革的土壤,最理想的蓝图也无法实现,最好的顶层设计也只是一纸空文。


改革勇气来源于对教育规律的把控


好多校长都怀揣着满腔热血,有改革愿望,也能整体策划,却往往在领导的要求、教师的质疑、家长的反对声中,退避三舍。


那么改革的勇气来自哪里呢?答案只有一个,来自对教育规律的把握。


基础教育是什么?不管是“不能朴散成器”,还是“只是打地基”,或当下的“培养核心素养”,都明确了基础教育的基础性,不能拔苗助长。


钟启泉先生曾怒斥基础教育的校长缺乏常识,一个小小的初中竟喊出“把学校建设成培养拔尖型、创新性人才的基地”的口号。喊出此类口号的校长不在少数。根源在于,校长对教育规律的不求甚解,对教育规律的把握态度冷淡。


有了对教育规律的正确把握,教育改革还将面临整个教育环境的文化枷锁。大家都认为有的改革探索正确,但就是不敢学、不敢用;都知道这东西不好,也知道怎么改,但就是不想改、不能改。“科学”和“民主”是两个概念。民主多是少数服从多数,科学真理多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有胆略的校长,关键时刻不掉链子,不轻易妥协和后退。


拿我们学校来说,学校以“一师一卷”为引爆点,触发学校的整体变革,形成了一个健康的运行机制。考试权的下放,促进了教师教学的自明自断,老师们的教学精力由知识教学转向关键素养的提升。这是遵循教育规律的,遵循教师专业发展规律的。也因此,我们直面反对和质疑,用责任与使命鞭策自己迎难而上。


外出讲座或接待访问,校长们对我的观点十分认同,但忍不住长吁短叹,抱怨缺乏好的改革环境:教育行政部门、教科研部门不把考试权交给学校,更不答应将考试权交给老师。况且,这样的改革风险大,缺乏考试管理的学生成绩不好怎么办?缺乏考试管理的教师工作状态差怎么办?


于是,所有的疑问,最后都归结到一个问题:身为校长的改革勇气去哪儿了?


改革不能成为一个“孤岛”,要争取改革的“体制支持”


真正的改革是“内心里长出来的”。然而,内心的召唤常常不敌外在的体制。争取改革的“体制支持”,这是校长必须考虑的问题。


改革的“体制支持”,就是要让改革合法化。改革得不到教育行政部门的理解和支持,往往会夭折。我有一个基本判断,从内心来讲,教育行政部门是希望你改革创新的,因为教育行政部门是学校的“爹娘”,哪有“爹娘”不希望自己的儿女好的?他们只是担心你的改革不能成功,徒增麻烦。你要做的是,给“爹娘”一颗定心丸,你要拿出系统的改革方案,证明你的改革积极而稳妥,只有成功,少有失败。


拿出个系统的方案不难,难的是方案属于自己吗?有自己的心跳,有自己的呼吸,有自己的话语吗?基于“素养为重”的学校课程与教学整体改革,我们从理念解读、目标确定、制度革新、重点突破等方面,形成了完整的系统。最关键的,它是用我们自己的话语系统阐述的,这让教育行政部门、教科研部门刮目相看。


改革,不能成为一个“孤岛”。缺“体制支持”,校长就要用经营智慧去争取体制内的支持、体制外的呼应。教育部《义务教育学校校长专业标准》中第六项专业职责要求,校长必须“调适外部环境”,我认为这项要求值得每位校长认真思考和积极响应。


那么,校长如何巧妙地获取“爹娘”的支持?


第一,借力使劲。作为校长,可借的力很多,如上级教育法规性文件、著名的教授学者、有影响力的家长等。借力,就是找到改革的法规力量、学术力量、行政力量,这些也是推进改革必须要借助的力量。


第二,暗渡陈仓。对教育行政部门的规定要认真解读,找到可以推进改革的契合点。既落实好上级的要求、规定,又以创造性的做法落实自己的改革大计。这一比较保守的改革方式,可能在较长一段时间里,有着较大的现实意义。


第三,以点带面。考虑到整体改革的时间、精力不够,学术支撑不强,教育行政部门又不支持,可选择部分项目、部分年段进行。时机成熟,再全面推开。


校长的胆略,不只包含勇往直前的勇气,还要有绵延迂回的智慧。以智慧获取“体制支持”,技术层面的支持、舆论方面的支持也就顺风顺水。


教育改革的周期,绝不是3年,而是30


教育改革的成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快。


2009年的时候,我们提出办“生动、大气”的教育,要义之一是将“成人立场”转化为“儿童立场”。校长的宣讲,制度的重构,项目的推进,一切有条不紊。当时我期望,3年后老师们教育的思维方式、行为方式会发生巨变。


但当3年转眼过去的时候,我发现,学校似乎没有怎样的变化。于是我产生了怀疑:我们是在改革吗?改革方向正确吗?改革策略适切吗?……然而,当我们关注具体的细节时,变化实实在在地出现了,校园活动中的孩子们真正当起了小主人,班级公约制定的流程发生了可喜的变化,行政会上常会发生对事不对人的争论……


不能不思考教育改革本身的规律:剧变还是渐变?内隐地变还是外显地变?胡适先生有句名言“日拱一卒,功不唐捐”。这话用在教育改革上,太恰当了。教育改革不必短期功利,而是长远福报。


现在我明白,教育改革的周期,绝不是3年,而是30年,甚至更长。那种疾风暴雨式的改革不属于教育改革。教育改革不是动手术,教育改革更像服中药,校长的胆略还在于不动声色、默默坚守的“理性平和”。

美国教育家克洛威尔曾说:教育面临的最大挑战,不是技术、不是资源、不是责任感,而是——发现新的思维方法。站在新的时代、新的起点和新的常态上,我们似乎已经不缺思维方法了,我们缺的是教育改革的胆略!

(姚虎雄,江苏省吴江实验小学校长)

文章来源:人民教育

编辑:刘鹏义
评论区
发表评论

评论仅供会员表达个人看法,并不表明网校同意其观点或证实其描述
教育部 中国现代教育网 垃圾信息 网警110
兰州市七里河区龚家湾第三学校版权所有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经营许可证 京ICP备13002626号-8
联系地址:甘肃省兰州市七里河区龚北路70号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32087
现代教育网 提供技术支持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中心
Copyright 2006-2020 lzqlhgsx.30edu.com.cn , All Rights Reserved
玉田县天星小学 济宁高新区职业中等专业学校 普兰店区墨盘乡中心小学 安陆市雷公镇初级中学 定襄县南王中心校 代县第二幼儿园 绵阳市科创区博雅学校 农垦牡丹江管理局高级中学 五寨县前所中心小学 德令哈市长江路小学 衡山县教育局 鹿泉区教研网 惠安县教师进修学校 宁武县教育科技局 宁武县实验小学校 神农架林区高级中学 古蔺县蔺阳中学校 玉田县第三小学 霍山县黑石渡中心学校 兰州市城关区青石小学